徐志摩的詩

2009/11/12 17:12
 
 

    

我等候你

 

我等候你,

我望著戶外的昏黃

如同望著將來,

我的心震盲了我的聽。

你怎麼還不來?希望

在每一秒鐘上允許開花。

 

我守候著你的步履,

你的笑語,你的臉,

你的柔軟的髮絲,

守候著你的一切;

希望在每一秒鐘上

枯死——你在那裡?

 

我要你,要得我心裡生痛,

我要你的火焰似的笑,

要你的靈活的腰身,

你的髮上眼角的飛星;

我陷落在迷醉的氛圍中,

像一座島,

在蟒綠的海濤間,不自主的在浮沈……

喔,我迫切的想望

你的來臨,想望

那一朵神奇的優曇

開上時間的頂尖!

 

你為什麼不來,忍心的?

你明知道,我知道你知道,

你這不來於我是致命的一擊,

打死我生命中乍放的陽春,

教堅實如礦裡的鐵的黑暗,

壓迫我的思想與呼吸;

打死可憐的希冀的嫩芽,

把我,囚犯似的,交付給

妒與愁苦,生的羞慚

與絕望的慘酷。

 

這也許是痴。竟許是痴。

我信我確然是痴;

我不能轉撥一支已然定向的舵,

萬方的風息都不容許我猶豫——

我不能回頭,運命驅策著我!

我也知道這多半是走向

毀滅的路;但

為了你,為了你

我什麼也都甘願;

這不僅我的熱情,

我的僅有的理性亦如此說。

 

痴!想磔碎一個生命的纖微

為要感動一個女人的心!

想博得的,能博得的,至多是

她的一滴淚,

她的一陣心酸,

竟許一半聲漠然的冷笑;

但我也甘願,即使

我粉身的消息傳到

她的心裡如同傳給

一塊頑石,她把我看作

一隻地穴裡的鼠,一條蟲,

我還是甘願!

痴到了真,是無條件的,

上帝他也無法調回一個

痴定了的心如同一個將軍

有時調回已上死線的士兵。

 

枉然,一切都是枉然,

你的不來是不容否認的實在,

雖則我心裡燒著潑旺的火,

飢渴著你的一切,

你的髮,你的笑,你的手腳;

任何的痴想與祈禱

不能縮短一小寸

你我間的距離!

戶外的昏黃已然

凝聚成夜的烏黑,

樹枝上掛著冰雪,

鳥雀們典去了它們的啁啾,

沈默是這一致穿孝的宇宙。

鐘上的針不斷的比著

玄妙的手勢,像是指點,

像是同情,像是嘲諷,

每一次到點的打動,我聽來是

我自己的心的

活埋的喪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ng 的頭像
ping

如平靜~愛貓人

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