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慕蓉的詩(二)

 
2009/11/12 16:07 
     
盼望
 
其實    我盼望的
也不過就只是那一瞬
我從沒要求過    你給我
你的一生
 
如果能在開滿了梔子花的山坡上
與你相遇    如果能
深深地愛過一次再別離
那麼    再長久的一生
不也就只是    就只是
回首時
 
那短短的一瞬
 
 

訣別

 

不願成為一種阻擋 不願 讓淚水 沾濡上最親愛的那張臉朧 
於是 在這黑暗的時刻 我悄然隱退 請原諒我不說一聲再會 而在最深最深的角落裡 試著將你藏起 藏到任何人 任何歲月 也無法觸及的 距離

 

 
 

蓮的心事

 
我 是一朵盛開的夏荷 多希望 你能看見現在的我 
風霜還不曾來侵蝕 秋雨也未滴落 青澀的季節又已離我遠去 我已亭亭 不憂 也不懼
現在 正是 我最美麗的時刻 重門卻已深鎖 在芬芳的笑靨之後 誰人知我蓮的心事
無緣的你啊 不是來得太早 就是 太遲

   

 

無言歌

 


潮起潮落 一生也可以就這樣慢慢渡過 可是 你一定也會有想起我的時候吧 當你的船泊進那小小的港 在離我極遠極遠的北方 當風拂過 日將落未落 你是怎樣面對那些已經過去了的 還沒有來臨的痛苦 怎樣去面對 所有相似的薄暮
你一定也會有再重新想起我的時候吧 可是 你是怎樣 將過往的航線逐一封鎖 讓音訊斷絕 讓希望暗暗沉沒 只留下一首無言的歌 在荒寂的港口上 隨著潮起 隨意潮落  

 
 

抉擇

 
 

假如我來世上一遭 只為與你相聚一次 只為了億萬光年裡的那一剎那 一剎那裡所有的甜蜜與悲淒
那麼 就讓一切該發生的 都在瞬間出現吧 我俯首感謝所有星球的相助 讓我與你相遇 與你別離 完成了上帝所作的一首詩 然後 再緩緩地老去

 
七里香

 

溪水急著要流向海洋 浪潮卻渴望重回土地
在綠樹白花的籬前 曾那樣輕易地揮手道別
而滄桑了二十年後 我們的魂魄卻夜夜歸來 微風拂過時 便化作滿園的郁香

千年的願望
 總希望 二十歲的那個月夜 能再回來 再重新活那麼一次 然而 商時風 唐時雨 多少枝花 多少個閑情的少女 想她們在玉階上轉回以後 也只能枉然剪下玫瑰 插入瓶中

 

初相遇

 

美麗的夢和美麗的詩一樣 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常常在最沒能料到的時刻裡出現 我喜歡那樣的夢 在夢裡 一切都可以重新開始 一切都可以慢慢解釋 心裡甚至還能感覺到所有被浪費的時光 竟然都能重回時的狂喜和感激
胸懷中滿溢著幸福 只因為你就在我眼前 對我微笑 一如當年 我真喜歡那樣的夢
明明知道你已為我跋涉千里 卻又覺得芳草鮮美 落英繽紛 好像你我才初初相遇

 

霧起時

 

霧起時我就在你的懷裡 這林間 充滿了濕潤的芳香 充滿了那不斷要重現的少年時光
霧散後 卻已是一生 山空湖靜 只剩下那 在千人萬人中 也絕不會錯認的背影

 

無怨的青春

在年青的時候 如果你愛上了一個人 請你一定要溫柔地對待她 不管你們相愛的時間有多長或多短
若你們能始終溫柔地相待 那麼 所有的時刻都將是一種無暇的美麗 若不得不分離 也要好好地說一聲再見 也要在心裡存著感謝 感謝她給了你一份記意
長大了之後 你才會知道 在驀然回首的一剎那 沒有怨恨的青春 才會了無遺憾 如山崗上那靜靜的晚月

 

 

為什麼

 

我可以鎖住筆為什麼 卻鎖不住愛和憂傷
在長長的一生裡 為什麼 歡樂總是乍現就凋落 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時光

 

 

送別

 

不是所有的夢都來得及實現 不是所有的話都來得及告訴你 內疚和悔恨 總要深深地種植在離別後的心中
盡管他們說 世間種種 最後終必成空 我並不是立意要錯過
可是我 一直都在這樣做 錯過那花滿枝椏的昨日 又要錯過今朝
今朝 仍要重複那相同的別離 餘生將成陌路 一去千里 在暮靄裡 向你深深地俯首
請為我珍重 儘管他們說 世間種種 最後終必 終必成空

 

 

與你同行

我一直想要 和你一起 走上那條美麗的山路 有柔風 有白雲 有你在我身旁 傾聽我快樂和感激的心
我的要求其實很微小 只要有過那樣的一個夏日 只要走過 那樣的一次
而朝我迎來的 日復以夜卻都是一些不被料到的安排 還有那麼多瑣碎的錯誤 將我們慢慢地慢慢地隔開 讓今夜的我 終於明白
所有的悲歡都已成灰燼 任世間哪一條路我都不能 與你同行

請別哭泣

 

我已無詩 世間也再無飛花 無細雨 塵封的四季啊 請別哭泣
萬般 萬般的無奈 愛的餘燼已熄 重回人間 猛然醒覺那千條百條 都是 已知的路 已了然的軌跡
跟著人群走下去吧 就這樣微笑地走到盡頭 我柔弱的心啊 請試著去忘記 請千萬千萬 別再哭泣

 

新娘
愛我 但是不要只因為

我今日是你的新娘

不要只因為這薰香的風

這五月歐洲的陽光
請愛我 因為我將與你為侶

共渡人世的滄桑

眷戀該如無邊的海洋

一次有一次起伏的浪

在白髮時重溫那起帆的島

將沒有人能記得你的一切

像我能記得的那麼多 那麼好
愛我 趁青春年少

 

 

十字路口
如果我真的愛過你 我就不會忘記
當然 我還是得 不動聲色地走下去 說 這天氣真好 風又輕柔
還能在斜陽裏疲倦地微笑 說 人生極平凡 也沒有什麼波折和憂愁
可是 如果我真的愛過你 我就不會忘記
就是在這個十字路口 年輕的你我 曾揮手 從此分離

 

 


那女子涉江采下的芙蓉 也不過是昨日的事 而江上千載的白雲 也只不過 只留下了 幾首佚名的詩
那麼 我今天的經歷 又有些甚麼不同 曾讓我那樣流淚的愛情 在回首時 也不過 恍如一夢

 

 

茉莉

 

茉莉好像

沒有什麼季節

在日裏在夜裏

時時開著小朵的

清香的蓓蕾

 

想你

好像也沒有什麼分別

在日裏在夜裏

在每一個

恍惚的剎那間

 

 

曉鏡

 

我以為

我已經把你藏好了

藏在

那樣深 那樣冷的

昔日的心底

 

我以為

只要絕口不提

只要讓日子繼續地過去

你就終於

終於會變成一個

古老的秘密

 

可是 不眠的夜

仍然太長 而

早生的白髮 又洩露了

我的悲傷
 
  



他給了我整片的星空
好讓我自由地去來
我知道 我享有的
是一份深沉寬廣的愛

在快樂的角落裏 才能
從容地寫詩 流淚
而日耀的園中
他將我栽成 一株
恣意生長的薔薇

而我的幸福還不止如此
在他強壯溫柔的護翼下
我知道 我很知道啊
我是一個
受縱容的女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ng 的頭像
ping

如平靜~愛貓人

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