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慕蓉的詩(一)

 
2009/11/08 〈Yahoo〉
 

 

暮色

 

在一個年輕的夜裏

 

聽過一首歌

 

清洌纏綿

 

如山風拂過百合

 

 

 

再渴望時卻聲息寂滅

 

不見蹤跡 亦無來處

 

空留那月光沁人肌膚

 

 

 

而二十年來後的一個黃昏裏

 

有什麼是與那夜相似

 

竟爾使那旋律翩然來臨

 

山鳴谷應 直逼我心

 

 

 

回顧所來徑啊

 

蒼蒼橫著的翠微

 

這半生的坎坷啊

 

在暮色中竟化為甜蜜的熱淚

 

 

 

月桂樹的願望

 

我為甚麼還要愛你呢

 

海已經漫上來了

 

漫過我生命的沙灘

 

而又退得那樣急

 

把青春一捲而去

 

 

 

把青春一捲而去

 

灑下滿天的星斗

 

山依舊 樹依舊

 

我腳下已不是昨日的水流

 

 

 

風清 雲淡

 

野百合散開在黃昏的山嶺

 

有誰在月光下變成桂樹

 

可以逃過夜夜的思念

 

 

 

 

流血的創口

 

總有復合的盼望

 

而在心中永不肯痊癒的

 

是那不流血的創傷

 

 

 

多情應笑我 千年來

 

早生的豈只是華髮

 

歲月已灑下天羅地網

 

無法逃脫的

 

是你的痛苦 和

 

我的憂傷

 

 

 

無題

 

愛 原來就為的是相聚

 

為的是不再分離

 

 

 

若有一種愛是永不能

 

相見 永不能啟口

 

永不能再想起

 

 

 

就好像永不能燃起的

 

火種 孤獨地

 

凝望著黑暗的天空

 

 

 

藝術品

 

是一件不朽的記憶

 

一件不肯讓它消逝的努力

 

一件想挽回什麼的欲望

 

 

 

是一件流著淚記下的微笑

 

或者 是一件

 

含笑記下的悲傷

 

 

 

非別離

 

不再相見

 

並不一定等於分離

 

不再通音訊

 

並不一定等於忘記

 

 

 

只為 你的悲哀已揉進我的

 

如月色揉進山中 而每逢

 

夜涼如水 就會觸我舊日疼痛

 

 

 

如果

 

四季可以安排得極為黯淡

 

如果太陽願意

 

人生可以安排得極為寂寞

 

如果愛情願意

 

我可以永不再出現

 

如果你願意

 

除了對妳的思念

 

親愛的朋友 我一無長物

 

然而 如果妳願意

 

我將立即使思念枯萎 斷落

 

 

 

如果妳願意 我將

 

把每一粒種子都掘起

 

把每一條河流都切斷

 

讓荒蕪乾涸延伸到無窮遠

 

今生今世 永不再將妳想起

 

 

 

除了 除了在有些個

 

因落淚而濕潤的夜裏

 

如果妳願意

 

 

 

讓步

 

只要 在我眸中

 

曾有妳芬芳的夏日

 

在我心中

 

永藏一首真摯的詩

 

 

 

那麼 就這樣憂傷以終老

 

也沒有什麼不好

 

 

 

 

 

一棵開花的樹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這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祂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把我化作一棵樹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陽光下慎重地開滿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當你走近 請你細聽

那顫抖的葉是我等待的熱情

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古相思曲

 

在那樣古老的歲月裏

也曾有過同樣的故事

那彈箜篌的女子也是十六歲嗎

還是說 今夜的我

就是那個女子

 

就是幾千年來彈著箜篌等待著的

那一個溫柔謙卑的靈魂

就是在鶯花瀾漫時蹉跎著哭泣著的

那同一個人

 

那麼 就算我流淚了也別笑我軟弱

多少個朝代的女子唱著同樣的歌

在開滿了玉蘭的樹下曾有過

多少次的別離

而在這溫暖的春夜裏啊

有多少美麗的聲音曾唱過古相思曲

 

渡口

 

讓我與你握別

再輕輕抽出我的手

知道思念從此生根

浮雲白日 山川莊嚴溫柔

 

讓我與你握別

再輕輕抽出我的手

華年從此停頓

熱淚在心中匯成河流

 

是那樣萬般無奈的凝視

渡口旁找不到一朵可以相送的花

就把祝福別在襟上吧

而明日

明日又隔天涯

 

祈禱詞

 

我知道這世界不是絕對的好

我也知道它有離別 有衰老

然而我只有一次的機會

上主啊 請俯聽我的祈禱

 

請給我一個長長的夏季

給我一段無瑕的回憶

給我一顆溫柔的心

給我一份結白的戀情

 

我只能來這世上一次 所以

請再給我一個美麗的名字

好讓他能在夜裏低喚我

在奔馳的歲月裏

永遠記得我們曾經相愛的事

 

山月

 

我曾踏月而來

只因你在山中

山風拂髮 拂頸 拂裸露的肩膀

而月光衣我以華衣裳

 

月光衣我以華衣裳

林間有新綠似我青春模樣

青春透明如醇酒 可飲 可盡 可別離

但終我倆多少物換星移的韶華

卻總不能將它忘記

 

更不能忘記的是那一輪月

照了長城 照了洞庭 而又在那夜 照進山林

 

從此 悲哀粉碎

化做無數的音容笑貌

在四月的夜裏 襲我以郁香

襲以我次次春回的悵惘

 

回首

 

一直在盼望著一段美麗的愛

所以我毫不猶豫地將你捨棄

流浪的途中我不斷尋覓

卻沒料到 回首之前

年輕的你 從未稍離

 

從未稍離的你在我心中

春天來時便反覆地吟唱

那濱江路上的灰沙炎日

那麗水街前一地的月光

那清晨園中為誰摘下的茉莉

那渡船頭上風裏翻飛的裙裳

 

在風裏翻飛 然後紛紛墜落

歲月深埋在土中便成琥珀

在灰色的黎明前我悵然回顧

親愛的朋友啊

難道鳥必要自焚才能成為鳳凰

難道青春必要愚昧

愛 必得憂傷

 

給你的歌

 

我愛你只因歲月如梭

永不停留  永不回頭

才能編織出華麗的面容啊

不露一絲褪色的悲愁

 

我愛你只因你已遠去

不再出現  不復記憶

才能掀起層層結痂的心啊

在無星無月的夜裏

 

一層是一種掙扎

一層是一種蛻變

而在驀然回首的痛楚裏

亭亭出現的是你我的華年

 

青春之一

 

所有的結局都已寫好

所有的淚水也都已啟程

卻忽然忘了是怎麼樣的一個開始

在那個古老的不再回來的夏日

 

無論我如何地追索

年輕的你只如雲影掠過

而你微笑的面容極淺極淡

逐漸隱沒在日落後的群嵐

 

遂翻開那發黃的扉頁

命運將它裝得極為拙劣

含著淚 我一讀再讀

卻不得不承認

青春是一本太倉促的書

 

出塞曲

 

請為我唱一首出塞曲

用那遺忘了的古老言語

請用美麗的顫音輕輕呼喚

我心中的大好河山

 

那只有長城外才有的清香

誰說出塞歌的調子都太悲涼

如果你不愛聽

那是因為歌中沒有你的渴望

 

而我們總是要一唱再唱

想著草原千里閃著金光

想著風沙呼嘯過大漠

想著黃河岸啊 陰山旁

英雄騎馬啊 騎馬歸故鄉

 

長城謠

 

儘管城上城下爭戰了一部歷史

儘管奪了焉支又還了焉支

多少個隘口有多少次悲歡啊

你永遠是個無情的建築

蹲踞在荒莽的山嶺

冷眼看人間恩怨

 

為什麼唱你時總不能成聲

寫你不能成篇

而一提起你便有烈火焚起

火中有你萬里的軀體

有你千年的面容

有你的雲 你的樹 你的風

 

敕勒川 陰山下

今宵月色應如水

而黃河今夜仍然要從你身旁經過

流進我不眠的夢中

 

樓蘭新娘

 

我的愛人 曾含淚

將我埋藏

用珠玉 用乳香

將我光滑的身軀包裹

再用顫抖的手 將鳥羽

插在我如緞的髮上

 

他輕輕闔上我的雙眼

知道 他是我眼中

最後的形象

把鮮花灑滿在我胸前

同時灑落的

還有他的愛和懮傷

 

夕陽西下

樓蘭空自繁華

我的愛人孤獨地離去

遺我以亙古的黑暗

和 亙古的甜蜜與悲淒

 

而我絕不能饒恕你們

這樣魯莽地把我驚醒

曝我於不再相識的

荒涼之上

敲碎我 敲碎我

曾那樣溫柔的心

只有斜陽仍是

當日的斜陽 可是

有誰 有誰 有誰

能把我重新埋葬

還我千年舊夢

我應仍是 樓蘭的新娘

 

——看中視『六十分鐘』介紹羅布泊,裡面有考古學者掘出千年前的木乃伊一具,

據說髮間插有鳥羽,埋葬時應是新娘。

 

悲歌 
 

 

今生將不再見你  只為 再見的  已不是你
 心中的你已永不再現  再現的 只是些滄桑的  日月和流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ng 的頭像
ping

如平靜~愛貓人

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